????护士离开后,阙迎月好半晌都没勇气抬头,生怕迎上梅天良的双眼后,会心乱的胡言乱语。

????「你——」但心中疑惑却促使她启口,「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」

????话一问出口,她发现一颗心吊在半空高,怀着一丝丝期盼及紧张。

????「我喜欢对谁好就对谁好!」

????不意外听见他狂妄无礼的回答,这就是让世界绕着他打转的狂人梅天良。不过今天她却比谁都感激在紧急的一刻,有他陪在身畔。

????「谢谢……」他为她所做的事,她会放在心上,不敢忘怀。

????见她低着头,情绪仍旧紧绷着,梅天良故意开出轻率条件,「想谢我就亲我一下吧!」

????「才不要!」想都没想,阙迎月猛地抬首朗声拒绝。

????梅天良微微一笑,眼底有着放心,「你还是这样我比较习惯,看样子是真的恢复精神了,我们到楼下柜台办个出院手续后,就可以回家休息了。」

????「回家……」阙迎月十指交叉紧握,忧心又起,「我——我想先去看看望月。」

????没见到望月安然无事,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放下心来。

????「好,那走吧!」牵起她柔软的小手,梅天良直接打开房门,拉着她离开暂住的病房。

????「你要带我去哪里?」一缕慌乱揪住她的心,让她急急低声说明:「没见到望月我不会回家的……」

????「你这个笨蛋!」梅天良转过脸啐骂她一声,「谁说要带你回家?你不是要去加护病房看妹妹吗?现在我就带你去。」

????「真的?」闷闷的苦瓜脸因这个讯息而展露一丝笑意。

????「我向来说到做到。」

????阙迎月含着浅笑摇摇头,她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绝对不是在哄她、骗她,她相信他说的,毫无条件、全然的相信他——

????陡地,她想起望月被人刺伤紧急入院的通知电话,冷不防打了个哆嗦,脸上血色也迅速褪去,阵阵凉意不觉袭上身,让她全身发冷,小手下意识寻找着可依靠的热源。

????感觉到阙迎月微凉的小手紧紧反握住他的,梅天良心头袭上难以言喻的不舍情潮,一向高傲不屈的他,在这低迷气氛之下,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的语。

????「放心,没事的。」唯一浮现脑海的只有这短短几字。

????阙迎月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点头,任由他牵引着方向,领着她搭上通往楼上加护病房的电梯——

????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????阙迎月以为自己够坚强,毕竟她是三姊妹中的长女,从小到大都必须挡在两个妹妹身前,保护、照料她们,所以尽管她外表看似柔弱,内心可是相当坚忍。

????然而!——她站在加护病房外,看到向来勇敢往前的大妹阙望月躺在病床上,口鼻覆着氧气罩,修长手臂上插满了点滴针,再也无法伪装坚强了。

????倏地,她双腿一软,身子无预警的往下坠。

????梅天良眼明手快的出手,双臂穿过她的腋下,将她整个人撑持起来。

????「天啊……」她偏转过脸不敢再看大妹一眼,「那不是望月……望月怎么可能会像个无法动弹的洋娃娃,躺在里面动也不动的?不是……那不是望月……」

????她心酸至极,眼眶跟着泛红,但是就是挤不出一滴眼泪来。

????梅天良让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,双臂撑住她软弱身躯,边在她耳边低声斥责:「阙迎月,你振作一点好不好!」

????他的声音钻进耳里,重重落在她的心上,也唤回她身为长女应有的责任及坚强意志,「好……我会振作……我一定会振作……」

????透过厚厚的玻璃窗,阙迎月感受不到阙望月的活动力,只能凭借着旁边显示出心跳周波的机器来确认她的安好。

????「怎么会这样……」她还记得早上望月如同往常般出去跑外务,怎知没几个小时,她就躺在加护病房内,「望月……她是我们三姊妹中唯一有练过空手道的人,虽然……段数不到黑带,但练了五、六年,也累积了相当的实力,怎么会……她怎么会被刺伤呢?」

????她不懂,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,亦猜不出她们是得罪哪号人物,竟然对望月下这么重的手!

????看着阙望月的生命全依赖着机器及药品,阙迎月的心房一阵阵痛,痛得她揪住胸前衣物,实在无法理解望月怎会遇上这种事。

????「你想哭吗?」

????身后飘来梅天良轻缓的声音,她愣了愣,然后缓缓摇头,声调木然:「不,我不哭,不能哭……望月一定不想看见我哭……」

????「别欺骗自己了。」梅天良眉头一紧,不喜欢看见她勉强自己压抑的痛苦模样,「如果撑不住,你可以哭……」

????阙迎月再次摇头,以钢铁般的意志硬将涌上喉间的呜咽给吞下肚,也不让一滴眼泪溢出眼角。

????「我很好。」她吸了口气,抬脸面对他,强扯出一抹笑,「现在知道望月没事就好,我得回事务所处理一些该处理的事。」

????「还有什么事会比你妹妹的死活还重要?」她的双眼无神,扯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,摆明就是在勉强自己。

????「对了……我还要通知圆月,要她赶回来。」没将他的话听进耳去,阙迎月钻进了自己的世界,「还有电脑坏了要修理,还有……还有什么事要做呢?我……我到底在干什么?我算什么姊姊啊!」

????说到最后,只剩下责怪话语,泪水再也隐忍不住,悄悄滑落眼角。

????「不行,我不行哭!」热泪滑落脸颊,阙迎月吸了吸鼻,同时伸出手背抹去脸上的珠泪,「不能哭……我是姊姊,我要坚强……我要当妹妹们的表率……」

????「够了!」不忍见到她故作坚强的梅天良,斥暍一声,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,「够了!你别再勉强自己,想哭就大声哭出来,不要伪装坚强!」

????「我没有……」靠在他厚实胸膛上,她低哑的反驳。

????「都这种时候还这么不听话!」梅天良真想摇晃她的脑袋,好让她自己想通,但是此时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做,只想好好抱着她,给她有力的支持及依靠。

????他不喜欢看到她哭,见到她流泪,不舍的情绪就在心问掀起狂浪波涛,让他满脑子只想保护、呵怜她——

????这样的念头及心情是首次出现,在他还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些怪异情绪时,身体已经率先做出反应,将她纳于怀抱之下,小心翼翼的怜爱着。

????抱着她,梅天良突然发现整颗心涨得饱饱的,好似内心失落的一角因为她而寻获——

????当下他立即明白,他在乎阙迎月这个女人,撞了邪似的在乎不已!下忍见她流泪、不舍她将所有责任往肩上挑,更不舍她这样折磨自己……

????「都什么时候……你说话还是这么不客气。」他这辈子大概就是这样,不会变了吧!她想。

????不过这样也好,这样才是她认识的梅天良。

????他好温暖,好可靠,在这无助伤心的时刻,他给了她一个暂时避风的港弯,同时也触动了她的心弦。

????这一刻——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梅天良是存有特殊情感的……

????「谁教你让我放心不下。」

????他发自内心的感慨喟叹让阙迎月心上一颤,满溢的感动及柔情冲垮她强筑的心防,眼一眨,满蓄的泪珠再也阻挡不住,如大雨倾盆而下,瞬间濡湿了整张小脸。

????「呜……」她将脸埋在梅天良的胸前,咬唇压抑着,不让哭声从唇问逸出。

????她的哭声传进耳里,非但没引起他的不快,反而掀起一阵阵极想呵护她的使命感。

????他一向讨厌女人的眼泪,因为女人老爱以眼泪当成威胁男人的工具,唯独她……

????唯有她的眼泪可以轻易牵动他的心思。

????断续的抽噎声传进耳中,让他胸口一阵又一阵紧缩,她究竟给他下了什么蛊,才让他舍不得她一丁点儿的伤心难过?

????隐隐约约,他察觉出这份割舍不下的情感,已在内心深处生了根、发了芽,无法剔除了——

????「我在这里,有我在……等你哭完,我就送你回去,好吗?」他说不出安慰人的话语,只有一双手臂及胸膛可以大方提供。

????他难得表露出的温柔让阙迎月一愣,轻轻点头后便像个孩子,哇的一声放声大哭,不绝的泪水湿了他的胸襟,也让她紧绷的神经逐渐松弛下来。

????这一刻,有个强烈念头在脑海回响着——

????如果可以,她不愿意放开这具宽阔温热的胸膛。

????再也不放开——

????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????当梅天良送阙迎月回到事务所时已近夜半时分。

????狠狠哭了一场的阙迎月,在梅天良陪伴下步出加护病房的同时,两名在外面等候的刑警也趋步上前,想要从刺杀案中获得有利线索,好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抓到凶手。

????但她全然无头绪,无法提供线索给警方,等做完笔录回到事务所,时间已经相当晚了。

????「很晚了,你回去吧!」在事务所前站定脚步,正要掏出钥匙开门的阙迎月,转过身对梅天良如是说道。

????看着她因哭过而略显红肿的双眼,梅天良的心又再度隐隐扯痛,「你一个人可以吗?」

????她点点头,因他热烈的注视,双颊不觉染上红云,「今天……真谢谢你,如果没有你……我一定没办法面对这一切。」

????「别跟我客气。」不自禁的伸出手握住她微凉的小手,他实在无法弃她一个人离开,「你确定一个人可以吗?」

????「嗯。与其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家胡思乱想,不如在事务所内窝一下,至少比家里感觉安全踏实多了。」她点头,反握了下他的手,「还有……悔先生,我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样软弱。」

????「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」他只是想再多陪她一会儿而已,不过这种肉麻话打死他也说不出口,「好吧!那至少可以让我看着你进门吧!」

????「你……」唇一抿,阙迎月本想抗议,但在见到他那双忧心的眸子后,又将话给咽下,「好,随你吧!」

????将手从他掌握中抽出,阙迎月拿出钥匙插进门孔向右转动时,惊觉到不对劲。

????「门没锁?!」她诧异的回头看了梅天良一眼。

????「不可能!」离开前他有将大门锁上。

????这么说来,只有一种可能会发生……

????梅天良将阙迎月拉至身后,小心打开大门,再蹑手蹑脚的转动内门门把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漆黑寂静的办公室。

????阙迎月在他踏进室内后,在靠近门外的墙面打开电源开关,霎时伸手不见五指的办公室明亮起来。

????「怎么会这样?!」看见办公室一片狼藉,阙迎月瞠目结舌,不敢置信。

????「看来是遭小偷了。」梅天良注意到被翻乱的物品都是放置资料的文件柜,这一点让他起了疑心,「你清点看看有没有东西失窃,我去问楼下保全,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士进入这栋楼。」

????「好……」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一桩桩倒楣事接踵而来,阙迎月眼中不禁蒙上一层水雾,「望月被人剌伤……现在事务所又遭小偷,怎么会这样……」

????走近办公桌,她一一打开抽屉,检查有无贵重物品失窃,眼角余光瞄见散落的资料文件,忍不住头痛起来。

????「这下可好,要重新收拾跟建档了。」

????不过幸好事关顾客隐私的重要文件,都锁在银行保险箱内,否则金钱损失事小,没了信誉,事务所就毁了。

????专心盘点失窃物品的阙迎月,没有注意到身后传出的窸窣声,也没发现到一道阴影正步步逼近她。

????「以公司名义开立的存折跟印章都还在……」既然重要物品都还在,那小偷摸进事务所想偷的是什么呢?

????忽地她注意到一道阴影笼罩住她,以为是梅天良去而复返,她迅速转头问道:「怎么样?保全人员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物吗?」

????岂料站在身后的并不是梅天良,而是一个素末谋面的瘦高男子,他面目狰狞,手上拿着一把猎刀。

????「你……你是谁?」阙迎月被他浑身的杀气给惊吓到了。

????「把照片交出来!」男子咧唇露笑,高举起猎刀,沉声威吓。

????「什么照片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」

????「你还装!」他突然爆出一记咆哮,「就是你们这些小人暗中搞鬼,所以娜娜才要跟我离婚,死都不愿给我一次机会!快把照片交出来!」

????「我……」他凶恶的口气让阙迎月感到脚软,看见猎刀上残留的红色痕迹,她心上一凛,「难道……难道是你把望月刺伤的?」

????男子眉一挑,面色茫然偏头思考着,「剌伤?是啊……是我刺伤那个女人,谁叫她不把照片交出来……谁叫她想要拆散我跟娜娜,不可原谅……你们都是不可原谅的罪人!全都该死!该死!」

????触及内心伤口,男子突然发起狂来,举起猎刀就要往阙迎月身上剌去

????说时迟那时快,梅天良正好从楼下踏进事务所大门,一见到阙迎月遭受攻击的画面,顿时心口一窒。

????「你想对迎月做什么!」

????梅天良不假思索的冲上前去,狠狠往男子腹部撞去,男子没料到他的出现,被撞得脚步踉跄,栽了跟头倒下。

????梅天良见机不可失,随手抓起一把椅子就往男子身上砸,男子吃痛的以双手抵御,手中猎刀早不知掉落何处。

????「不要打我……好痛……不要打我……」男子凄厉叫喊着,内心的悲苦让他爆出哭声:「是你们不好!你们叫娜娜不要我……娜娜离开我了……她不要我了,都是你们害的……我讨厌你们……」

????他躺在地上,像个孩子般将身子蜷成一团,不断冒出哭声。

????看到这情况的梅天良,也不忍心再下垂手。

????「迎月,报警。」

????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????事件从发生到解决在短短一天之内就结束。

????警方带走那名男子后,阙迎月才从档案资料中,得知他是某位客户的丈夫。

????妻子因无法忍受丈夫的工作狂及忽略,几番挣扎后决定离婚,于是找上离婚事务所请求调解离婚,当时负责调解的就是望月。

????报告书上头写得很清楚,离婚调解进行得很顺利,丈夫虽然难过却也尊重妻子离婚的决定,岂料离婚证书签下之后,丈夫又反悔了。

????为了挽回妻子,他不惜辞去工作,想尽办法慰留妻子,但妻子去意坚定,不想再回头,而丈夫又不肯放弃,还因屡次跟踪妻子而闹上警局。

????偏执人格应该就是在这段时间内造成的吧!才会导致丈夫将责任推卸到他人身上,首当其冲的就是当初负责调解离婚的她们。

????他异想天开的以为只要从她们那边夺走一切报告资料,他跟妻子就能够复合,一切就会跟着雨过天晴。

????经由警方审讯过后,确认该名男子精神已经异常,就算进入司法程序,也应该是判入精神疗养院服刑。

????无论如何,事件到此告一段落,彻底落幕了——

????因为被刺伤而紧急入院的阙望月在第三天苏醒过来,对于事发当时的情况也记得不太清楚,只知道有个人从暗巷里窜出撞了她一下,接着她就感觉到一阵疼痛,然后晕眩袭身……再醒来才发现人在医院了。

????「算你命大。」看见大妹醒来,阙迎月也放下心上重石,「医生说如果刀口再深一寸,到时想救也救不回来。」

????对于自己遇刺的事一点也不在意的阙望月扬着眉角,眼里盈着狐疑光点,一直盯着站在床前的大姊及面无表情的梅天良。

????「望月,你一直看……」注意到她的目光,阙迎月不禁红了红脸,「看我们做什么?」

????「大姊……」阙望月的视线紧接着落在她跟梅天良紧紧交握的双手,「你跟这位梅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?」

????「嗯……」她低下头,脸红得像颗熟透番茄,「我……我们……」

????相较于她的扭捏,梅天良倒是大方的举起两人交握的手,「反正就是这个样子。」

????「什么样子?」这个男人想要抢走人家大姊还这么不可一世样,实在很难讨人喜欢,「你是用什么方法拐骗大姊的?」

????「我从不骗人。」梅天良蹙了蹙眉头,不悦愠火正在慢慢酝酿中。

????瞥见他愀变的脸色,阙迎月赶紧拉了拉他的手,笑着对阙望月说道:「今天晚上圆月就回来了,到时就轮她来医院照顾你。」

????提起没脑子的小妹,阙望月嗤之以鼻,「她?她不要让我伤势加重就好了。」

????「望月,那我们走了。」

????阙迎月笑了笑,拉着脸色逐渐绷紧的梅天良快速闪人。

????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????「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」

????离开阙望月的病房后,被梅天良握着手走在医院长廊上,阙迎月再也闷不住心里话,直接问出来。

????梅天良转头看了看她瞬间变得臊红的耳根,邪邪扬唇一笑,「你希望我们是什么关系?」

????「你……我们没关系!」真是气死她,她将小手抽出,梅天良却握得牢牢不肯放,「梅天良,你干嘛一直握着我这个‘没关系’人士的手?快点放开啊!」

????「没关系是你说的,关我什么事?」哼了哼声,梅天良依旧紧握住她的小手不肯放开。

????「那你说……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」

????经望月这么一问,她才惊觉到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????感觉好像莫名其妙、糊里糊涂就跟梅天良有了进一步的关系,至于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他从没给个答案,她也没问过。

????想想,这样下去可不行。

????面对她提出的问题,梅天良抬高下巴想了想,然后举起两人交握的手,「我跟你……就是这样的关系。」

????「你在敷衍我!」不自觉的,她在他面前展现出小女人的娇气。

????「我没敷衍你,我很认真。」

????他那无一丝戏谵的眼神让她做了个深呼吸,决定再给他机会,「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」

????「既然你坚持问到底……」梅天良忽而松开她的手,将双手搭放于她的肩头,「那么我也只好用行动表示了……」

????阙迎月还不及出声发问,唇上就多了股压力,回过神,才发现被他迅速偷了个香。

????「梅天良!」她不依的猛跺脚,「你这算哪门子的说明!」

????「阙迎月小姐。」梅天良含着笑意拉起她的双手,「你跟我的关系……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界定,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是……我在乎你,舍不得你哭,见不得你被人欺侮,一天见不到你就开始想你,如果硬要把这些感觉冠上一个名称的话……那——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女朋友了。」

????「你……」女朋友三个字又让阙迎月羞红了脸,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边搁放。

????「好,就这么决定了。」一把握住她的手继续向前,梅天良依旧不改其狂妄本性,「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,不准你变心!」

????「你……」阙迎月话到了嘴边又退缩,低下头小小声的回道:「你也不可以变心喔……」

????就这样,他们手牵着手踏进电梯,刚萌芽的恋情在他们彼此凝视间持续滋长。

????无论情有多长、爱有多深,现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,一颗心只塞得下对方的身影,而未来——还很长、很长。

????【全书完】

????编注:请继续锁定棉花糖《少奶奶家族系列》喔!

章节目录

大姊的难缠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冬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凌并收藏大姊的难缠总裁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