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飘荡在空气中的,是浓郁得散不开的激情余味,花仙芷迷迷糊糊的醒来,一睁眼,身旁男人的睡颜无预警地窜入眼,她的心陡地漏跳一拍。

????她屏住呼息,睁眼大胆端倪起他的面容来,指尖轻悄地探出,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圈画着他的眼眉,然后徐徐往下停在他的鼻尖,又绕回他紧闭的双眼。

????她不禁从唇边逸出轻悄的叹息,“你永远都不会属于我……”

????他不会为任何人停留,不会为任何人付出真心,但她却甘心被他伤害、掠夺,在他面前,她的高傲、冷漠、尊严都荡然无存,她一直以为紧抓着的一颗真心,竟在与他重逢之后便沦陷了。

????突地,她的手被靳阳一把揪住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????迎上他炯亮的眼,花仙芷不禁红了脸,忙将小手从他的掌握中抽出,翻身背对他,“没什么。”

????一大片雪白美背映入眼帘,让靳阳见了不由得喉间一紧,大手轻巧地抚上她的美背,徐缓地摩挲、感受掌心下的柔嫩。

????“你在干什么?”她红着脸不敢转身面对,却不意听见他倒抽气的声音。

????“嘘——”他支起身子,温热的唇代替手,细细吻着她背部的肌肤。

????激情过后,空气中依稀嗅闻得到两人挥洒的汗水气味。

????靳阳亲密的抱着她,不发一语,双眸流动着复杂情感及错愕。

????花仙芷任他抱着,不能接受这可怕的沉默气氛,“你听到了吧?”

????靳阳顿了下,抱着她的双臂微微松动,“嗯。”

????她感觉到他的退却,心立时凉了一半,“很讶异吗?”

????“嗯。”他悄然吐了口气,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的感情,“我不知道……你应该知道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……”

????“你什么都别说,先静静听我说。”她深吸口气,当她说出爱时竟感觉如释重负,“靳阳,或许你不信,但是我真的爱你,爱你整整十五年了。”

????“十五年!?”靳阳为之震慑,“我们才刚认识没多久……”

????花仙芷面露苦笑,“你果然把我忘得彻底……十五年前,我们读同一所小学,那时你是高年级的风云人物,许多小女生情窦初开,对你倾慕不已——”

????“好像是。”提起童年时代,靳阳的眸子蒙上一抹黯色。

????“我也是其中一个倾慕者,可是我没有勇气接近你,更没有机会让你认识我。直到有一天,幸运之神降临在我身上,你突然出现在我眼前……”她语气一变,“啧!我还以为叫花仙芷的人就真的美如天仙,没想到……只是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大胖子!”

????“这几句话……不会是我说的吧?”他拧眉,总觉得好熟悉。

????“就是你!你在我十二岁那年伤了我的心,也一并让我奋发图强,非要让自己变成大美女不可,然后有一天要给你教训!”

????她闭上眼,不让眼眶中的热流泄出,“但是我错得离谱……我以为十五年前的那份纯爱早已消失,没想到……没想到……那份爱一直在我心深处,我忽略它、仇视它,它却在我以为要遗忘的时候窜出心头,让我明白了爱你的事实。”

????闻言,靳阳惊骇得无法给予回应,脑中一片茫茫然,她说的一切飞快地在耳畔掠过,快速得让他抓不到一丝头绪。

????“你呢?”她闭着眼,冷静的沉淀所有思潮,“靳阳,你爱我吗?”

????“我……”他可以轻易把爱说出口,这是他一贯敷衍女人的借口,但是面对她真挚的探问,他什么虚伪的保证都说不出口。

????花仙芷缓缓张开眼,眸底飘荡着浓浓的心伤,“我知道、我明白。”

????他不会为她停留,甚至吝于给她一份真心,但她却拥有过他一夜,圆了十五年来的梦,够了——

????她坐起身,将衣服一件件套上,没有再回头看他一眼。

????当她的手触及门把时,犹豫了一下,“靳阳,再见。”

????门缓缓的关上,靳阳这才如梦初醒般的醒悟过来,他起身下床奔至门口,正要打开门时,有了犹疑之心。

????为什么他要挽回花仙芷?她说她爱他,但是他呢?

????他没办法回应她的爱,她的爱来得突然且热烈,让他有些招架不住,她选择离开是为了不让他为难?还是对他彻底死了心?

????“我不知道……”他踩着颠簸的步伐,颓然的坐上床缘,“不,我应该知道……我可以告诉她我爱她,我可以的,但是为什么话到嘴边……什么也说不出?”

????他倒在床上,双手覆住双眼,“我可以告诉她的,为什么我说不出口?为什么?”

????花仙芷的离去连带的勾出十五年前的回忆,他不愿意去回想,不愿意再去感受同样的心碎及痛苦……

????十五年前——

????“为什么你们要离婚?”才刚踏进家门,靳阳便听到惊人的宣言。

????“阳阳——”棕发棕眼的少妇一把抱住他,捧着他的脸猛亲,“不要怪我跟爹地,我们想了很久,还是决定离婚。”

????身为学者的父亲——靳日面无表情的推了推架在鼻上的眼镜,“阳儿,这是既定的事实,而且我跟你妈咪已经签字了,煦儿要跟妈咪去法国,你呢?”

????“我……”他什么也不知道。

????大他两岁的兄长靳煦一派平静,仿佛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再平常不过。

????“小弟,你也要跟妈咪吗?”靳煦抬头看他,漾着笑脸问。

????“我……”他不要一家人分离,他想要的是一家四口的和乐,“我跟……”

????母亲及父亲的目光凝聚在他身上,等待着他的答案,正当不知该如何回答时,意外看见父亲垂下眼的失落模样。

????“我跟爸爸。”冲动的,他不想看见父亲在往后的日子没有孩子陪伴在旁。

????“哦——阳阳,妈咪会想你的。”她捧住儿子的脸,又是一阵猛亲,“如果你想妈咪,可以到法国找妈咪跟煦煦喔!”

????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离婚?”他好不容易从失神中找回一丝理智。

????母亲似乎被问倒了,她抱了抱他,照例在他脸上各处印上大大的唇印。

????“阳阳,我很爱爹地,但是我们两个人在处事方面有太多的不愉快,我们都认为与其如此,不如早早分开,以免将来成为一对怨偶。”她看向丈夫,“我这样形容对吗?”

????靳日依旧抿唇点头,“对。”

????“好吧!总之就是这样。”她拍拍他的脸颊,“我跟煦煦要搭晚上七点的班机回法国,我们快来不及了,再见喽!”

????他的脸颊被她重重亲了两下,提起简便的行李、拉起靳煦的手,头也不回的踏出家门,待靳阳回过神来,只见他们坐上了计程车。

????“妈咪——”他拔腿狂奔,大声嘶喊的追着计程车跑,“大哥——妈咪——不要走——不要走——”

????计程车上的两人听不到他发狂的叫喊,随着计程车的绝尘而去,他整个扑倒在地,吃了一地的尘土,泪水开始在脸上奔流,悲鸣声不断逸出口,“妈咪……妈咪……”

????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天的落日晚霞有多么的红艳……

????倏地,靳阳张开眼,额上冒着点点冷汗。

????他深深吸息,然后吐出盘旋在胸中的一口闷气,“搞什么!居然又梦见了……”

????他以为早就遗忘这段记忆!他以为他已经长大了,不会再受到往日的伤害所左右,然而他还是梦见了……

????依稀记得父母离异时所带给他的莫大冲击,他天真的以为热情开朗的妈咪、谨慎守礼的学者爹地、早熟的大哥以及他,会是一个永远和乐安康的家庭,如此天真的想像,却在他十三岁那年彻底破碎!

????他以为自己可以像大哥一样接受父母离异的事实,他可以宽大的接受父母理性的选择,他可以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会变,但是一切都只是他的以为……

????事实上,他脆弱得不堪一击,他开始放浪形骸、游戏人间,只要不放下感情,他就不会受到伤害,他就可以保护好自己……

????翻身下了床,他信步走进浴室,打开水龙头以手掬水洗脸,好让浑沌的神志清醒。

????他站直身子,从光洁的镜中看见满脸水痕的自己,恍然间,花仙芷带着晶莹水泪的脸庞与镜中的他重叠在一起——

????你爱我吗?

????她带着一丝期待及灰心的问话在耳边不断回响着,她离去前的凄楚神情一直教他牵挂,她的一切一切都在他脑中不断播放,鼻间仿佛还嗅得到她的香气……

????“Stop!”他一掌拍上镜面,制止脑中飞扬的思绪,“不要再想了!”

????她已经离开了!她不会再出现了!她已经……

????突来的恐慌席卷了他的心,一想到他将见不到她,他竟有种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,他想要去找她!他想要去挽回她!他想要告诉她说……

????“说什么?”看着镜中的自己,靳阳冷嗤一声,“说你爱她吗?可笑!你是个不懂爱的人,你忘了?你不会爱人!”

????他比谁都了解自己,他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人,自从他知道只要付出感情就会受到伤害后,他就胆小的不敢付出,自闭的封起一切情感,一切都只是为了保护自己——

????铃铃铃——客厅的电话声尖锐响起,惊醒了靳阳的深思。

????他随手扯下毛巾抹了抹脸后,快步走出浴室,正巧听见答录机接听电话,对方的声音从另一头传了出来。

????“小弟,你今天有空吗?我想在你出外前见你一面,下午两点我有空,喝杯咖啡聊聊吧!”

????靳煦说完,电话也随之挂断。

????靳阳呆立在原地,目光不经意扫向厅内打包好的行李。

????明天,他就要远行!他即将要离开台湾,如果可以,他不会再回来……

????他转身,决定出门去见大哥一面,好让自己了无牵挂的上飞机。

????意外地,他的脑中飘动着一句话。

????你真能了无牵挂?真的能吗?为什么不去找她?为什么不顺从自己的心意?为什么你要不断地欺骗自己?为什么……

????“喝!”靳阳突地张眼,从睡梦中惊醒,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四周,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生活中。

????连日来他总是不断地受到干扰,连睡也睡不好。

????他知道为什么,却不想去面对问题。

????他不想去面对,因为——他害怕。

????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倏然出现在他眼前,靳阳顺着咖啡望去,看见了皮笑肉不笑的兄长靳煦,“咖啡!”

????“多谢。”他在沙发中坐直身子,伸手接过咖啡,“我正需要。”

????“兄弟俩,别跟我道谢。”靳煦端着同样的咖啡回到座位,投注于他身上的眼光带着质问,“你老实告诉我,几天没睡觉了?”

????靳阳打了个大哈欠,“三天吧!这几天我都在赶拍摄进度。”

????靳煦抚摸着杯缘,垂下的眼眸带着几分了然,“这么赶做什么?”

????“先前跟你提过,下半年度我要拍摄写真集。为了你的口红海报,我拖延了工作,趁现在把手头上的几桩临时接的Case处理完毕,我也该离开了。”他喝了口咖啡,“对了,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

????“也没什么事,只是代替妈咪转告你一声,她很想你。”

????靳阳一怔,随即冷嗤一声,“她若是想我,不会一走就是十五年。”

????“你还在钻牛角尖啊?”靳煦叹气的直摇头,“妈咪告诉过你,你若是想她,就来法国找她,但是十五年来,你一次也没有到法国见她一面。”

????“她抛夫弃子,我有必要见她吗?”

????“唉唉唉!”靳煦连叹三大声,“我就知道你对妈咪还心存怨恨,也知道当初爹地妈咪决定离婚的事,让你措手不及,着实伤了你的心……”

????“我已经长大了,早不知道什么叫伤心。”他桀骛不驯的冷冷一哼,“废话到此完毕,我要回去收拾行李了。”

????他起身走向大门,靳煦在他身后幽幽问了句:“走之前,不打算见花仙芷最后一面吗?”

????靳阳顿了下,僵硬的转过身,“你……知道了什么?”

????“我?”靳煦指指自己,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只知道花小姐走出了你的阴霾,准备与一个新好男人共度余生。”

????“你开玩笑的吧?”他微笑,“告诉你,这个笑话够冷!”

????“笑话?如果你不信,可以到婚纱店去瞧瞧,我记得没错的话,他们今天要去试婚纱,打算在年底前完婚。”他佯装惊讶,“你不知道吗?也对啦!你跟花小姐一向不对盘,她没邀请你观礼也是应该的……”

????靳阳的脸色乍变,“你是说真的!?”

????“难不成你真以为我在说笑话啊?”靳煦斜睨着他。语重心长,“小弟,我是不太清楚你跟花小姐之间有什么事,但是我想告诉你一声……顺从自己的心意一次又何妨?”

????“你又知道我的心意是什么?”他沉声,给了他一记锐利冷眸。

????“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自己的心意。”靳煦无视于他的冷脸,走上前直指他的心窝,“你若是不在意花仙芷,你何必一听到她就脸色大变?”

????“我没有!”他抿唇否认。

????靳煦摇头叹气,“你还想欺骗自己多久?其实爱人并不可耻啊!你又何必不肯承认?我知道妈咪跟爹地离婚的事带给你很大的打击,也让你不再相信爱情,但是……那是妈咪跟爹地他们,并不是你,再说……离婚反而对他们都好,妈咪跟爹地还是很爱对方,你看他们离婚多年不但保持联络,而且也没有再婚的打算,那是因为他们还深爱着对方。”

????“既然如此,当初为什么要离婚?”

????“妈咪生在时尚世家,她为了爹地抛弃一切,爹地当然知道妈咪始终心系家族,他不忍绑住妈咪一辈子,所以他放手让妈咪去飞……爹地对妈咪的一片苦心及爱意,你到现在都还不懂吗?”

????靳阳沉默不语,他当然知道爹地到现在还爱着妈咪,他当然都知道!

????“你若知道,那就不该笨笨的放手你想要的。”靳煦戳了下他的胸口,“不要让自己的生命有缺憾……”

????靳煦的一番话在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。

????他一直都明白,他不愿放开花仙芷,尤其当他知道了她的心、感受到她发自真心的情意后,他就知道她将会一直存在他的心中。

????他故意罔视,不愿正视自己的心,然而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反省间,他总是不断地想起她,心不断地传来阵阵刺痛,他知道他在乎她——在乎得不得了!

????拳头一握,靳阳他沉着声质问:“她在哪家婚纱店?”

????她要结婚了!?真的吗?可能吗?她真的要跟另一个男人结连理,永远的忘记他,让他成为她回忆中的一环?

????“说了你也不知道。”靳煦微微一笑,察觉到小弟不自觉表现出的焦急。

????“靳煦!”靳阳气恼的打开门又用力关上,“说!”

????“好好好,别那么火大。”靳煦举双手投降,“她人在……”

????呆望着镜中的自己,花仙芷身着一袭白纱,脸色憔悴的强扯出笑颜,“漓漓,你觉得这件礼服怎么样?”

????“还不错。”水漓漓注意到她茫然的眼神,不禁哀叹一声,“仙仙,你振作一点吧!了结过去也等于有了新生的未来,忘了靳阳吧!”

????花仙芷回过神,朝她露出开心笑颜,“你在说什么啊?我早就忘记他了,你瞧,我不也快快乐乐的来试礼服吗?”

????“我不觉得你快乐。”她的凄楚全都看在水漓漓眼里,“自从那日庆功舞会后,你整个人就不对劲了,我知道你是为了靳阳,你为何不彻底忘掉他?”

????“我正在努力。”花仙芷没有勇气迎视好友的责备眼神,强压涌上心头的酸楚,“我会忘记他的,没有他,我还是一样过日子,你应该看得出我很努力。”

????“你是很努力的让自己不成人形!”她难得出言斥责,根本不敢回想舞会隔天,仙仙出现在公司的那副惨样。

????她脸色苍白,抱着她放声痛哭,像是想将所有的一切气力完全释放似的,哭得既悲切又令她为之鼻酸。

????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截断了水漓漓续下的责骂,她接起手机,语气不善,“喂?”

????“是我。”靳煦懒洋洋的声调传入她耳,“知会你一声,你要我转述的话,我转告他了。”

????“然后呢?”她比较关心后续发展。

????“他像个火车头一样,往你们那边冲过去了。”

????“很好。”看来靳阳对仙仙并非无情。

????“现在我又帮你额外办了件事,你打算怎么谢我啊?”

????“我整个人都卖给你了还不够吗”水漓漓朝他吼了句后,用力按下结束键。

????她真后悔答应靳煦的要求,为了帮好友解开长达十五年的心结,她可是把下半辈子的自由都给了靳煦!

????她的自由换来花仙芷的幸福,不知道这笔交易到底值不值得?

????“淮?”花仙芷疑惑的望着她,“是谁会让你这么生气?”

????“垃圾。”水漓漓把手机扔进皮包,“我去厕所一下,你继续试礼服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水漓漓离开后,花仙芷也失去试衣的兴致,索性在宽大的沙发中坐下,开始望着自己的十指发呆。

????现在她最大的消遣就是发呆,只有让脑子完全净空,她才能获得短暂的安宁,让她不知道何谓痛心及悲怆,这样她就可以慢慢忘记一切,回复到原先的她。

????哒哒哒,疾快的脚步声传进她的耳,她没有气力抬头看是谁走到身边,一双眼呆滞的望着十指,直到她整个人被纳入一双强壮的臂弯中。

????“你要嫁人?”靳阳气急败坏,尤其见到她一身白纱,他简直要抓狂了,“不准!我不准你嫁人!不准、不准、不准!”

????花仙芷愕然地将视线,移到猛喘着气、脸色铁青的靳阳,“你……你怎么会……”

????她在做梦吗?如果这是梦,那么就让她……不要醒来,让她多贪恋一点他的温暖,让她多汲取一些他的气息吧!让她在往后的日子里可以好好思念他,继续默默爱他。

????“大哥告诉我说你要嫁人了,是真的吗?”他凝视着她,赫然发现她的脸色不似以前红润,“你瘦了……”

????“嫁人?”花仙芷来不及消化他所投下的炸弹,又随即被他满腔的柔情勾去心智。

????“没关系,瘦只是一时的,很快地我会再站起来,你不用担心我,反正……你又不是第一次甩女人,不用在意的。”

????“我甩掉你了吗?”他轻托着她的下巴,注视她的眸光倾注了几许柔情,“我没有,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,以为可以像以前一样洒脱离开,直到刚才那一刻,我才发现我办不到!”

????他想她!疯狂的思念她!他不愿承认一颗心始终牵挂着她,不愿意面对自己早已变质的感情,甚至没有勇气去追寻那是何时开始的。

????直到得知她要改投他人怀抱的消息,脑中不断出现她与其他男人亲热的一幕幕画面,他的心也跟着痛过一遍又一遍,这才恍然大悟,从一开始对她产生兴趣起,他的心思就不停地在她身上转绕,几番刻意漠视对她衍生出的种种奇异感觉,直到现在他才察觉到这些感觉的真面目。

????那是在乎、情意跟真心,他总以为早已失去爱人的心,所以从未发现到自己真正的想法及心情。

????直到——他想到可能会永远失去她,生命中不会再有她的身影,她的一颦一笑、一举一动都将成为一段回忆——就仅仅是回忆而已……

????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惊恐惧怕,无法想像未来没有她的景况,但当他不顾一切地在路上狂奔时,又想起当年妈咪抛他而去的情况。

????这一次,他不要抱着心碎度过往后的日子,那时他还年幼,不懂得将感情紧紧抓牢,现在他长大了,他要紧紧抓住她!

????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爱我吗?”这是梦,一定是梦,却足以让她感动得泪眼模糊。

????“我不懂爱,但我知道我不能失去你。”他深情的凝视着她逐渐聚集泪水的双瞳,轻巧地为她拭去滑落的泪水,“你愿意陪我走下去吗?陪我一起发现我的爱,总有一天,我一定可以亲口告诉你,你愿意吗?”

????“即使要付出一生?”她微笑,眼泪却不停往下坠。

????这不是悲伤的眼泪,而是属于快乐的感动泪珠,她会永远记住这一刻,永远——

????“愿意吗?”

????“我愿意!”她张开双臂回抱他,在他的怀抱中终于寻回了完整的自己,“从十五年前开始我就愿意,十五年后依旧未变……”

????“那就不要嫁给别人。”靳阳紧握住她的手,放下身段低声哀求。

????花仙芷破涕为笑,捏了他严肃的面容一把,“谁说我要嫁人的?我表姐结婚,我当她的伴娘,今天是来挑选伴娘礼服的。”

????“什么!?”靳阳错愕,随即意会过来,“原来大哥是骗我的……”

????花仙芷一脸疑惑,“谁骗你?”

????他牵起她的手,拉着她向前,“没什么。花小姐,走吧!”

????“上哪儿去,靳先生?”

????他挑眉,带着几分挑衅,“天涯海角去不去?”

????“你去的地方我都去——”她绽放出迷人开怀的笑靥,跟随上他的脚步。

????水漓漓站在街道的另一头,看着好友穿着礼服被靳阳拉着跑,她身上的白纱裙在风中飞扬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????“仙仙,祝福你了——”

????铃铃铃,手机在感伤的一刻响起,水漓漓连忙吸吸鼻,抑制住险些崩溃的伤感,接起手机,“喂?”

????“漓漓……”

????靳煦的声音如魔音穿脑般赶跑她一时的悲伤,“不要烦我!”

????她索性关机,把手机扔至皮包深处,望着靳阳与花仙芷渐去的幸福背影,她不禁大叹一声:“幸福给你,倒霉给我……靳煦、靳煦,你肯定是我命中的克星。”-

????本书完-

章节目录

伪装花蝴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冬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凌并收藏伪装花蝴蝶最新章节